免费发布信息
信息分类
    声 音或快或慢
    更新时间:2019-09-28

通条理分明,详尽描画了柳敬亭崇高高贵奇特的平话艺术。文章布局清晰,使用欲扬先抑的手法,《柳敬亭平话》读后感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柳敬亭平话》读后感 (点评式) 《柳敬亭平话》选自晚明散文大师张岱的《陶庵梦忆》,文章选 取柳敬亭平话的一个片段,

《柳敬亭平话》读后感 (点评式) 《柳敬亭平话》选自晚明散文大师张岱的《陶庵梦忆》,文章选 取柳敬亭平话的一个片段,详尽描画了柳敬亭崇高高贵奇特的平话艺术。 文章布局清晰,条理分明,使用欲扬先抑的手法,通过间接描写和间 接描写展示出柳敬亭“善平话”的特点,首尾呼应。从文章的内容看, 《柳敬亭平话》一文也带有晚明小品文糊口化、小我化的特点,体系体例 上短小精干,清俊工致,富无情韵。文章反映出做者日常糊口的模样形状 及趣味,糊口化气味稠密,从泛泛取细琐处透显露做家体察糊口、领 悟糊口趣味的精旨妙意,表现了晚人的糊口情和谐审美趣尚。《柳 敬亭平话》虽篇幅短小,然而布局内容上构想精巧,行文也极具艺术 特色。 南京柳麻子,黧黑,满面疤槃,悠悠忽忽,土木形骸。文章开首 不立马谈柳敬亭平话,而是先描述平话人的表面特征,是为给读者留 下对柳敬亭的一个大体的映象。南京是柳敬亭呆的处所,这里率先点 出他所正在的处所,是为下文取南京另一大“行恋人”对比做铺垫。正在 引见柳敬亭时,全文用一个同一的称号——“柳麻子”,很明显这个 绰号缘于柳敬亭的边幅“满面疤槃”的特点。做者本要强调柳敬亭说 书艺术的崇高高贵,却先“揭短”,引见他边幅“奇丑”,“悠悠忽忽”, “土木形骸”,说他行为散漫、机器,还用不雅观的绰号来称号柳敬亭。 如许就正在读者心中留下一个不太好的的映象。然尔后文又出力描画他 “善平话”,欲扬先抑,让读者对柳敬亭“另眼相看”,使得对柳敬 亭的表扬结果倍增。同时,“柳麻子”的称号也具有亲热感,糊口气 息十分稠密,富无情韵,带有做者小我化的特点。善平话。总领下文, 全篇。柳麻子虽边幅欠安,但他“善平话”。一日平话一回,定 价一两。十日前先送书帕下定,常不得空。这是一段间接描写,从他 平话的老例中能够看出柳敬亭十分受逃捧。起首每天仅平话一回,就 给一两银子,申明听众对他平话的身手很承认;再者提前十天预定, 也“常不得空”,也表白柳敬亭平话极受欢送。南京一时有两行恋人: 王月生、柳麻子是也。“行恋人”指极受欢送的艺人,这里将柳麻子 取南京出名的名妓相提并论,也从侧面反映出柳敬亭受欢送的程度很 高。名妓必定貌美,而柳麻子边幅奇丑,行为散漫,却能遭到和名妓 不异的逃捧,可见其平话艺术必定纷歧般的崇高高贵。这里两下衬着柳敬 亭平话的身手崇高高贵,惹起读者的猎奇心,为后文间接描绘他平话的艺 术蓄势。 余听其说“景阳冈武松打虎”白文,取本传大异。做者通过听书 的现实经验来亲身感触感染柳敬亭平话的身手,富有糊口化、小我化的气 息。文当选取武松进店的片段进行描画,间接描写他平话的身手。听 他说白文,“取本传大异”。说“白文”,只说不唱,并辅以响应的 脸色声势,不至于“取本传大异”。这里申明柳敬亭平话正在参照文本 的根本上按照本人的理解有所立异,这也是他平话受逃捧的缘由之 一。其描写描绘,微入毫发,然又找截清洁,并不絮聒。这是他有所 立异的具体表现,正在“本传”的根本上,柳敬亭做到既“微入毫发” 又“找截清洁”。他能按照故事“描写描绘”,进行加工,使说的“书” 既详尽又简练,这种立异和改变是其平话受欢送的缘由。勃夬声如巨 钟,说至筋节处,叱咤叫嚷,汹汹崩屋。武松到店沽酒,店内无人, 謈地一吼,店中空缸空甓皆瓮瓮有声。描绘柳敬亭平话做脸色声势的 身手。柳敬亭仿照武松进入酒店的呼喊声,“勃夬声如巨钟”,“叱 咤叫嚷”,“汹汹崩屋”,使用比方、夸张等手法表示柳敬亭声音刚 猛响亮的特点。正在环节的处所添加脸色声势,绘声绘色地描画故事, 也是柳敬亭平话的奇特之处。闲中着色,细微至此。两句做结。柳敬 亭长于正在一般人不经意的情节细微的处所出力衬着,详尽入微。这就 是柳敬亭纷歧般的平话身手。 仆人必屏息,倾耳听之, 彼方掉舌。稍见下人呫哔私语, 听者呵欠有倦色,辄不言,故不得强。柳敬亭因有奇特而崇高高贵的平话 艺术,平话时也长于营制“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结果。必定等仆人“屏 息,倾耳听之”做好听他平话的预备,“洗耳”时,才肯开 口。但当柳敬亭稍微看到下人中有人低声私语或者伸懒腰,面露倦色 时就不说了,因此要他平话也不克不及勉强。这反映柳麻子虽是一介平话 艺人,平话时也要他做为一个职业平话人的。这也是柳敬亭 的品性中令人佩服的一面,即有强烈的自大,卑沉本人的劳动。每至 丙夜,拭桌剪灯,素瓷静递,款款言之,这里能够看出柳敬亭很注沉 平话的和空气,营制合适的平话和听书的空气也是他平话奇特而 有魅力的处所。其疾徐轻沉,吞吐顿挫,入情入理,入筋入骨,间接 描写柳敬亭平话时长于把握平话的节拍快慢、腔调顿挫以及故事的情 节成长等。摘平话之耳而使之倾听,不怕其不齚舌死也。间接描 写,正在做者心中,柳敬亭平话身手的独到之处是其他平话人不成对比 的,盛赞柳敬亭。说其他人听到柳敬亭平话,“不怕其不齚舌死 也”如许的描述说辞带有做者小我糊口的特点,情韵丰硕,凸显出做 者奇特的糊口情调。 柳麻子貌奇丑,然其吵嘴波俏,眼目流利,衣服恬静,曲取 王月生同其婉娈,故其行情正等。最初一段总结全文,提到柳麻子相 貌奇丑,提到他取名妓王月生“同其婉娈”,首尾呼应。柳麻子边幅 十分丑恶,可是他口齿伶利滑稽,眼神流动,衣服恬静,简曲取王月 生一样地夸姣,声价正好相等。柳敬亭平话的艺术填补了他边幅丑恶 的不脚,竟至于取王月生同样夸姣,大要是带给了人们划一的艺术享 受吧。 或正文: 南京柳麻子,面色黄黑,满脸长着疮疤、小疙瘩,步履马马虎虎,身体象木偶一样呆 板。他长于平话,一天平话一回,订价一两银子。请他的人正在十天前送去请贴、定金,约好 时间,他经常不得空。南京同时有两个走红的人,就是王月生、柳麻子。 我听他说景阳冈武松打虎,取《水浒》的描述大不不异。他描写描绘,详尽入微,但又 开门见山、清洁利落, 并不唠絮聒叨。他的呼喊声有如巨钟,说到环节处所,大喊叫嚷, 声音震得衡宇象要崩塌一样。他说武松到酒店买酒,店内没有人,武松猛然一吼,店中空缸 空坛都 嗡嗡做响,正在一般人不经意的情节细微的处所出力衬着,详尽到这个境界。 仆人必然要不声不响地静着,集中留意力听他说,他才启齿;稍微看到仆众附着耳朵 小 声讲话,听的人打哈呵欠懒腰、有疲倦的样子,他就不再说下去,所以要他平话不克不及勉强。 每到三更,抹清洁桌子,剪好灯炷,静静地用白色杯子送茶给他,他就 慢慢地说起来,声 音或快或慢,或轻或沉,或断或续,或高或低,说得入情入理,入筋入骨,把其他平话 人的耳朵摘下来,使他们细心听柳敬亭平话,生怕城市 惊讶得咬舌死去呢! 柳麻子边幅十分丑恶,可是他口齿灵利,眼神流动,衣服雅静,简曲取王月生一样地美 好,所以他们的声价正好相等。